2005-03-23

为孤独写几句

在自己的世界活着
还是,在外面的世界活着?
一直没有习惯这个世界,也许小学初中的时候跟着一群小流氓或者所谓的不良少年瞎混的时候,我在外面的世界活过。放肆的玩笑,哥们义气,群殴,宿醉,在游戏厅里面用一堆堆的铜币往赌博机里面塞,赢了,然后再输掉。 天黑天亮。

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变孤独的。

妈妈说我从小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的确,我在家里一向很少说话。家里很静,我也很静。

小学同学对我有没有评价我就不知道了。在一年级开学第一天和我一起逃学玩泥巴的两个玩伴,已经不在人世了。一个是癌症,在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一个是车祸,尸体在停尸房放了个把月,直到登报招领家人才知道... ...这是在我本科毕业后。 他们都没有读完小学。 我读完了。

我的中学同学绝对不会觉得我是个沉默的人。一个年级每人不认识我。后来听我妹提起过,她们年纪的人也多半认识我。小学校就是这样。我学习好。学习好的人容易和一些学习不好的人处在一起。每年我都要有一次长时间的逃学。在学校消失。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半月。不常不短。没有向老师提起过理由,而他们不是不问,就是没有机会问。 逃离的滋味,说不清。有担心,也有刺激。那时候的逃离,不轻松,但好玩。而且,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我在逃学。好像好学生总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似的。 那个时候我很活跃。 不知道什么叫孤独。 因为,并不知道自己的沉默来自于何处。

高一的时候的我,即使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也是不怎么好相处的。 每天话不过十句,除了看书吃饭跑步睡觉,就是发呆。在世界的角落。那时候知道了自己是个孤独的人。那时候听杜德伟。直到现在听他,也觉得对自己是一种安慰,虽然理智告诉我,那其实,没有什么意思。

高二的时候变得很能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从一个沉默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活跃分子。如果不是别人的提醒,我跟本就意识不到这样的变化。 孤独仿佛离开了我。我一下子有了那么多的朋友。可以和任何人聊天,聊任何事情,而且往往不出三句就开始开对方的玩笑。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喜欢的多些。不喜欢的也不好意思说。 现在看来,那不过是想用那些无聊的话将自己的孤独掩埋。然而孤独和我是分不开的, 掩埋了孤独,同时也埋葬了自己。  被埋葬的灵魂,更加孤独。

好了不追溯了,称谷子烂芝麻,怎么说还不都是那样。忘了就忘了。忘了没有什么不好。我这么容易忘事情,说不定,是上天的某种恩赐。  嗯,拜受了。

本质是孤独。 外表的光鲜明朗也没有什么用处。有什么用?

灵魂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呆过。没有爱上这个世界。没有活在这个世界。

天生的无法改变的孤独。青和我一样。
我只有在她的面前能够真正的放松。真正的打开并舒展。
两个孤独灵魂的欢唱,
可以使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全部褪去颜色,成为背景,成为虚无... ...

无法使自己写的东西成为文章
无法将自己的心情语众人分享

不知是因为来自于自己的孤独还是忘记了怎样与这个世界沟通?

 

 

1 comment:

David said...

就应该关你在学校搞研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