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0

觉醒 之五




【原文】
You do not become good by trying to be good, but by finding the goodness that is already within you, and allowing that goodness to emerge. But it can only emerge if something fundamental changes in your state of consciousness.

In Zen they say: "Don't seek the truth. Just cease to cherish opinions." What does that mean? Let go of identification with your mind. Who you are beyond the mind then emerges by itself.

【译文】
努力变好不是你成为优秀的原因,你要做的就是发现已经存在于自身的好,并且让这好的种子发芽开花。但是,发芽开花并不容易,你的意识状态要有根本的变化才行。
禅语有云:“不用求真,唯须息见”。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要放弃你思维中的自我认同,超越思维的真我才会显现。

【心得】
用力过度的想在这个世界上得到确认,这是人们都在做的事情。人们靠着各种外界的认同来确认自认的存在。但是真我的存在其实是与外界事物无关的,与认同无关的。抛弃需要获得认同的想法,才是认识自己的重要的一步。

2012-11-05

[习惯养成]2012第43周记:飓风Sandy

10月底11月初的这一周,正是飓风 Sandy 降临的日子。网上有人把Sandy音译成三弟,这个三弟可真是,给纽约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关于Sandy的警报,早在这周之前就出了。纽约市被标记成了ABCD四种区域,A区是要疏散的。而我住的罗斯福岛属于B区域,如果事态过于恶劣,也可能会是实行疏散的地区。但是最终我们也没有疏散。

28日的时候风就已经起来了,但是我还是跑到了Elmhurst,主要目的是买一个保温水壶。有了这水壶,冬天出行的话,就有热水可以喝了。买了水壶之后还在老北方喝了粥才回家。回家路上听说地铁晚上7点就会停运,于是觉得事态可能会严重,于是就跑去Whole Foods去采购。结果那里人太多,于是自己就没有了买东西的兴致,而且估计家里的吃的至少可以坚持三天,于是我就回去了。
现在想来,这次这样掉以轻心还来自于去年飓风Irene来是的经验:那次也是警告了半天,结果睡了一觉就风平浪静了。 有了这样的“宝贵经验”,我也就放心的空着手从商店回家了。不过回家前特意跑了一次办公室,把电脑取了回家,想着万一风后不能去办公室的话,还可以在家里工作。

周一,没有出门,公司的邮件也说了不要去上班,不但周一不去,周二也不去。在家里听着风声,处理了一些邮件,然后就开始让电脑跑Matlab程序。窗外的风很大,与树叶的互动就像是王小波描写过的那样,大意“风跟树抢夺叶子”,而那叶子则像“旋风卷起的纸钱灰”,好像要把人撞开似的。晚上的时候停了电。我出门看了看,我们这幢大楼好像只有我们这边停了电,另外半边则好好的。
停电了,我也没有手电筒。拉窗帘的时候看到east river的水暴涨啊,都快要上岸了。我看了一会儿觉得再看下去自己会承受不了,于是乎放下窗帘睡觉去了。

周二,在停电中醒来。拉起窗帘望了望East river,水位下去好多。于是放心多了。之后起床吃饭,发现虽然煤气是有的,但是煤气炉是电打火,没电便生不起火来。我不想吃凉的饭食,于是就找自己的打火机,结果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只得到楼下碰运气。风还没有退去,但却没有了雨。楼下有一家好像是日本还是韩国人开的杂货铺子,居然开着门,我常去的那家小卖铺,门却没有开。在杂货铺子买了一个打火机,就回来做了饭吃。
没有心思工作。电脑早就没电了,跑的Matlab程序也没有跑完。手机还有电,也有信号。于是就在手机上看各种消息。看了一会儿,决定去岛上四处转转。看到了几棵断树在路边,河床上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大块枕木。风很大,吹透了我的衣裳。我决定回家。回家的时候是顺风,我被巨大的力量推着得小跑。而对面走过来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行动艰难,个个都锁着脖子,攥着领口,得前倾着身子才能前进。回家的时候看到我们楼在从地下室往外抽水,也许这是停电的原因?
我回到家之后看到地上有一张通知条说电力回复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我了个去,这还了得,我这手机马上就要没电,跟外界断绝了。虽然我一共有五块电视,但是手机是个吃电的老虎,两天就能把电吃没了。仔细再一看纸条,说楼下的老年人活动中心有电,大家可以去充电。我二话没说,背着自己的充电器,电脑,手机就下楼去了。我去的时候人还不多,我找了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查看消息。然后把我的电脑和手机都冲上电了。天黑的时候,我跑出去买了蜡烛。买蜡烛的时候正好碰到梦非和盛夏也在,于是就让她们把蜡烛先拿回家,我继续去老年人活动中心,充电。王禺和罗桑也去了。他们俩好像有一腿,不过与我无干。这天罗斯福到的Tram通了,他们去曼哈顿吃饭了。我由此以为曼哈顿平安无事呢,也受到了公司的邮件,让大家能去上班的去上班。
我大概7点半回家,点着蜡烛做好了饭,正要吃的时候,来电了,好高兴。

周三,在后第一天去工作。到了Tram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正在沮丧,却发现今天的Tram免费乘坐,省了我往回跑的时间了。今天Cameron不能来上班,Mike说Cameron住的地方受灾严重,不能出行。跟Mike meet 了一下,说了工作安排。然后却发现所有的工作都无法进行,因为我们的电脑服务器都因为停电的原因都下线了。我这才知道曼哈顿从40接往下都还没有回复,唐人街情况更糟糕。不过这对我来说很好,正好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整理一下工作上的待办事项,和Chao-gan讨论了NKI-TRT paper。下午又和Adriana讨论,同样是做计划。今天Sharad和Ranjit还有Zhen都来了办公室,不过交通很糟糕。zhen用了6个小时才到办公室:坐公车堵车很严重。她不得不中途下车走了2个小时到的。Sharad打车堵在了桥上,最终不得不走路来。Ranjit则是一直走路来的。
这天去了Gym,在跑步机上慢跑30分钟,然后10分钟的椭圆机。

周四周五,曼哈顿仍旧没有恢复正常。周四的时候做了一些在我的本地电脑做的工作。Cameron来上班了。中午和Sharad去了印度自助餐的一个地方吃饭。晚上去买了米。周五给家里打了电话,购买了吸尘器的filter。然后就是写paper的方法部分。

周六去了法拉盛,在法拉盛图书馆办理了图书证,借了王小波的《黑铁时代》。然后买了DHA给表妹寄出去。这可是拖了太久才办的事情啊。终于动手了,心里很高兴。饭是在盛津吃的。晚上回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需要预约签证了。先把自己的DS-160给填上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