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1

[自说自话]我没过春节


【conge按】本文写在大年初三,实际上还在春节中。今天是大年初五,是要包饺子,剁小人的。我仍没有心情。mm在厨房准备饺子皮,饺子馅。我只象征性的剁了几下肉。没力气,心情也不晴朗,一点也不像窗外的天气。希望我的鼠年能平安,不再让自己痛苦,让家人朋友担心。春天快来了,人要快乐。

写下面这篇文字的时候,心情同样不好,行文也就灰暗了些。不过这并不是我的常态。我还是很积极的面对自己的人生,努力奋斗的。强壮的我,快乐的我,就是未来的我。

==========我是分割线,下面才是正文==========


现在的中国,还在春节中。
而客居海外的华人们,无论身处何种状况,在春节到时,也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庆祝一下。
我和mm也早就计划好了要邀请朋友来家包饺子--按照我们家的家传,年三十的饺子,要是素馅儿的。
然而这一切的计划,却因我的再次生病,泡汤了。

一样的早晨腹部不适,接着疼痛,呕吐,失去力气。疼的情绪失控。坐卧行走,没有一个姿势能缓解疼痛。去医院急诊,等待诊室,进入诊室后抽血,静脉点滴。护士说抱歉要给你扎针了,疼一下。我焦急的示意她随便干啥都行,心里想着你最好一棒子把我打蒙,我就不用醒着忍受腹痛了,谁又在乎扎针啊。等待医生,那难忍的疼痛使得时间的流动像是被阻挡了一般,比蜗牛还慢。医生进门前的那一分钟开始,疼痛到达了极点,我已经不能躺在床上忍痛,我已经不能为了不让mm为我担心而在脸上挤出笑容:我扭曲身体,我大声喊叫,我抓住床单,我咬住枕头。一切无济于事。医生还要问我各种问题,还要给我检查,我尽量配合,尽量配合,尽量配合... ...直到一剂吗啡将我那因痛而扭曲的全身肌肉放松下来,将我送入那无痛却昏昏沉沉的状态。之后的X光透视,CT检查,被收治,细节我都记不的了,只是知道有时候有人跟我说话,让我这样那样,他们好像离我很远很远... ... 这就是我的年二十九... ...

年三十的我意识是清醒的,却完全忘记了过年这回事,完全忘记了那天是年三十,转天是初一。这些本应庆祝的日子,高兴的日子,跟家人朋友联系的日子,一下子变成了普通的日子。我只想早点拔掉点滴,回家去。我靠看书和电视来打发时间。我看完了莱辛的《金色笔记》,开始了Scilab教程。我看到美国连续的枪击案,学生杀学生,丈夫杀妻子,罪犯杀警察,平民杀官员;我看到美国几个州的龙卷风,死了60多人,房屋被毁;我看到我所在州的糖厂爆炸,烧伤60多,死3 个,还有3个下落不明。美国的选举,政客,政治评论家,选民各个登场。我看美食节目,盘算着病好了之后可以做什么吃。我盼望着每餐的香草布丁,医院里的三餐,除了它能让我感觉不错之外,其他的都称不上好吃。就这样,到昨天,医生告诉我可以回家了。

回家后给妈妈打了电话,她说家里都好。她说年三十一家人都等我的电话来着。她说今年全家都很高兴。她说过年收到我的盟兄弟送的礼,正盘算如何处理,吃肯定是吃不了的。她说妹妹年初二回家了,初二来的,初三走的,也问起了我。她说全家都好。她说要我别累着了,好好吃东西,好好养着... ...

我也说了很多。 其实我只想说,对不起,儿又让您担心了。 可是我没说。

1 comment:

anorithil said...

畅快地休息一下吧,不要有不干活的负罪感:)
祝你早日康复!

Post a Comment